东山人家

发布日期:2022-05-06 作者:魅力中国杂志社 点击:382

原先没听说过东山这个地方。文友东山子说:去我老家看看。于是,就去了东山。东山听着很大,其实很小,只有几十户人家。东山很远,站在南召小店乡政府附近北望,层层叠叠的山峦,最远最淡的那一层,就是东山。去东山的路似一条藤蔓,枝枝杈杈分开去,渐渐就纤细起来,到一个山脚下,出现一片楼宇,错错落落的,是藤蔓上开出的花朵。

微信图片_20220506175544.jpg

一棵千年黄楝树,立在楼宇前,似一位哨兵。从黄楝树下,沿着盘旋的山路进谷,路面变得宽敞洁净,河岸两厢,花草繁茂,亭台楼阁,好似一个山中花园。十多分钟后,眼前展现出原始状态的山野。道路蹩窄起来,路面坑坑洼洼,仅容一辆车通过。路边崖壁陡立,巨石横陈,杂草蔓生,爬山虎在光溜溜的石壁上攀爬,闪动着油亮的叶片。转过山脚,见一座山洼里,有几间房舍,房前扎了篱笆,一群山羊悠闲地吃着草儿。一个小女孩,趴在房前的桌上写字。东山子介绍:这里住着一对夫妇,自主创业在山里养羊,那个女孩是他们的女儿。创业,肯定倍受艰辛,我并没有更多的感慨,反而感叹起他们的女儿来,这么远的山路,她是怎么去上学呢?我也想到了东山子,这么幽深的大山,这么崎岖的山路,他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出去,完成十几年的学业,考上一所很不错的大学,这让我感慨山里孩子的不易,感慨他们所经历的不凡与艰辛。

微信图片_20220506175710.jpg

车子一路向上。又见几户人家,一户的门前,还停放着一辆崭新的小轿车。但山村的房舍,大都显得破败,鸡鸭猪狗也少,难得见到一个人影。东山子介绍:这个地方过年时,人们像一只只鸟儿飞回来,也是挺热闹的。现在全村一百多口人,平常大部分人家都不在山村,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,留下来的,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还有多户人家的年轻人,因为外出打工艰难,便选择靠山吃饭,在山里放羊养家糊口。车子上了一个陡坡,向东拐去,前行百余米,东山子停下车子说:到了,下车吧!我迟疑,这地方停车,不合适吧!起码不能停在路中央。东山子笑笑说:没车来的,不碍事。抬头望去,对面山脚处,有几间房舍,那就是东山子的家。

微信图片_20220506175554.jpg

东山子的家,是很旧的老屋。没有围墙,连个篱笆也没有,院子就是山坡的一部分。东山子的母亲,把锅灶支到院里,正在做着香椿炒鸡蛋。院边的斜坡上,生长些杂树,蓊蓊郁郁,其间有一株香椿,正吐着嫩芽。一株不大的猕猴桃,随意的攀爬,墨绿肥大的叶片间,冒出一些琐碎的小黄花,香气馥郁甘甜,比桂花还要透人心扉。山墙边上,是一个羊圈,几只留守的小羊,或站或卧,无精打采的做着春梦。紧挨院子的山崖上,怪石嶙峋,如牛如虎,其间生长着挺拔的栎树,高大壮美。每棵栎树下,都有一个细高的蜂房,表面抹了黄泥,顶部搭了山草,活像一个个吊脚楼,看上去滑稽又可爱,粗略数一下,竟有十几个之多。蜜蜂们进进出出,忙忙碌碌,倒也招人喜爱。

来到大山里,是不能乱跑的,一旦走失了,那后果也是严重的。于是,我们来到房前河谷里,感受与山外不同时光。河谷已经干涸,没有水潭,没有清流,没有潺湲的水声,但这不影响我们的兴致。一个个巨石,或依或靠,相互搭连,在上面跳来跳去,倒也找回不少童年的乐趣。一块席子大的巨石,平平展展,洁净光滑,有人说,若把午饭端到这里,边吃边看风景,那一定也别有韵味。大家或坐或卧,看群山连绵,看林海起伏,看阳光从一片树叶跳到另一片树叶上,悠然自得而又充满神奇。一群山羊潮水一般,从远处涌到跟前,在树丛间穿梭,在山崖上跳跃,一个个腿脚矫健而敏捷。它们肥头大耳,憨态可掬,拿一双疑惑的眼睛斜视我们,仿佛我们是天外来客。东山子说:这里养殖的山羊有几百只,全是野生散养的,喝的是山泉水,吃的是野草和中药材,绝对绿色环保,希望大家向山外客户介绍,还有野蜂蜜,全是本地土蜂,品质优良,价格便宜,也希望大家帮忙找找买主。这让我由衷的感到,东山子这位在省城闯荡的山里孩子,心里始终装着的,是对家乡的无限眷恋和对这片山水的拳拳之心。

微信图片_20220506175714.jpg

中午的饭菜是丰盛的。香椿炒鸡蛋,煎槐花饼,拳菜炒腊肉,香菇炖柴鸡……满满一大桌子,东山子还拿出几瓶舍不得喝“二十年陈”酒,要我们敞开酒量海喝。面对青山绿水,面对一桌子的山珍,几个老男人把持不住,忘掉了矜持,丢掉了斯文,吃相难看的大快朵颐。有两位女生,起初扭扭捏捏,夹菜蜻蜓点水,咀嚼不漏唇齿,喝酒也是蓄意推诿,不肯下水。见到我们是如此率真,如此豪放,也深受感染,半推半就加入到拼酒行列,喝到酣处,倒也是巾帼不让须眉。一个多钟头的轮番鏖战,三瓶“二十年陈”下肚,人人不胜酒力,就此打着,留一半清醒给自己。于是就走到屋外,眺望眼前的东山,已变得虚幻起来,缥缈起来,仿佛也醉眼朦胧,用淡淡的轻纱遮了脸庞,有欲弹琵琶半遮面的娇羞。

微信图片_20220506175718.jpg

时光尚早,游兴未尽。我们一干人等,决定到对面的人家看看。东山这个地方,每户人家无一例外都没有院墙,家连着山,山连着家,与大山融为一体。走到一户人家,不用敲门,便进到院子里面。让人颇感意外的是,这个不见人影的小山村,院子里竟坐着三四位女人,三个是六七十岁的老大娘,一位是三十多岁的媳妇,她们两手不停的忙碌着,把细细的丝线绕进一个轮盘里,我们问这是什么东西?她们说是鱼竿上的绕轮。这不由得让人喟叹,即便这样的深山,也是和外面的大市场紧紧相连的。我们和她们闲聊起来,聊山里的光景,聊外面的世界。这时,一股浓郁的花香袭来,抬眼望去,一树槐花开得正盛。我们惊诧,山下一个月前,槐花就已谢去,这里的槐花却正是采摘时候。一位老大娘说:城里人稀罕这个,我送给你们一些。我们刚刚认识,也就几句话的交情,怎好要人家的东西,都赶紧说不要不要。老大娘说:不值个啥,让你们尝尝鲜。说罢,匆匆地出了院子,一刻钟功夫,老大娘提着一个大篮子,里面全是槐花,冈尖冈尖的,并用食品袋一一分好,每袋都有三四斤。我们赶忙掏钱,往老大娘手里塞,老大娘说啥不要。我们每人手里,都提着沉甸甸的槐花,和老大娘她们真诚的道别。

走到路上,我愧疚的对东山子说:你看这,不亲不戚的,接受人家东西,蛮不好意思的。东山子说:俺们山里人就是这样,不把东西看得金贵。到东山一游,本没有写文章的打算,也没有时间写些不痛不痒的东西。但在东山的经历,我改变了主意,决定写一写东山,写一写东山人家,这其中包括东山子和那位素不相识的老大娘,他们让我感动,让我怀念,也让我牵挂,让我心中铭记,写这篇文章表达我的敬意。如果有缘者看到这篇文章,正好需要购买优质山羊,或是想品尝一下野蜂蜜,就去东山,东山人值得放心,东山人值得信赖,东山人淳朴、厚道、勤劳、善良,他们是我们这个社会最靓丽的一抹底色。愿东山人幸福美满,好运常在!

    (作者简介:乔阔,本名乔向东,男,省作协会员,省民协会员,南召县文广旅局创编室主任。散文作品曾在《散文》《莽原》《河南日报》数十家等报刊杂志发表,近80万字。另有戏剧、微电影10多部,获市以上剧本创作一、二等奖10多次)